数据统计

鼓励创新 包容审慎——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谈新业态发展

2019.03.20

春节前后,“宁愿送外卖也不愿去工厂”的话题流行于网络,引发公众讨论。这一说法本身虽是伪命题,却也反映了一个趋势——以新就业形态为代表的服务业就业正逐渐超过制造业,并成为部分劳动者的优先选择。数据显示,第二产业就业人员在2012年达到2.32亿人的高点之后,比重就不断下降,而服务业就业的比重不断上升。

“新就业形态目前集中于服务业,并且是服务业中劳动生产率较高、工资收入较高且工作自由灵活的一类,因此对劳动者产生了比较大的吸引力。”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说,新业态的发展,带来以互联网平台为基础的新就业形态快速发展,已成为我国岗位创造的重要来源。

张成刚表示,新就业形态不仅能创造大量工作岗位,还可以直接连接供给和需求,打破长久以来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新就业形态借助人工智能、大数据的优势,还提升了劳动者的劳动生产率。

“在就业质量上,新就业形态的就业质量远远优于传统的非正规就业,甚至在一些方面优于正规就业。”

目前,我国新就业形态在规模和应用范围等方面已经处于世界前列。新就业形态为大量下岗失业人员、去产能职工、复员转业军人、零就业家庭等困难群体提供了就业机会,起到了就业‘蓄水池’和社会‘稳定器’的作用。

张成刚认为,目前新就业形态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是部分新业态企业对劳动者权益保障重视不足。

“如果监管机构以老办法管新问题,以一刀切的方式管理各类新业态,可能会使我国错失新业态发展‘弯道超车’的机遇。这绝非危言耸听。”张成刚说。

此外,张成刚认为,部分新业态企业由于成长速度过快,资本推动力强,会放松内部管理要求,存在损害劳动者权益的情况。

面对这些不足,政府、社会组织应如何作为,为新业态就业保驾护航?

“首先,政府应依靠市场机制,支持互联网平台发展,减少政策阻碍,以鼓励创新、包容审慎的原则对待新业态和新就业形态。其次,政府及社会组织应努力尝试与平台企业协同治理,逐步界定平台企业与平台参与者责任划分。最后,应更新劳动关系理念,在劳动法律立法理念上进行根本性变革,转变以‘工厂制’为基础的立法理念,重新构建劳动法律关系的主体、客体与内容。”张成刚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赵泽众)

1

图表内容来源:国家信息中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9)》

2

图表内容来源: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

(图表 小米 绘)


  • 公共就业服务
推荐阅读